我想把塵世裏的每一朵花開都裁剪成萍水相逢

一個人,一杯茶,一本書,心素如簡,光陰靜美,歲月無心,不染紅塵,靜如菩提。時光的背影裏,一些人,終歸是漸行漸遠;一些念,依舊刻骨銘心。光陰的渡口,誓言太輕,愛情太重,緣分終究無法泅渡。陌上獨行,看秋水長天,聽時光驚雪,讀世事無常,兀自不爭。季節輪回,草木枯榮,生死有命,不可挽留。歲月竟是這般無情地剝奪著我們生命裏的所有,如果時光可以停留,生命可以重來,這世間便再無遺憾。若可,我想把塵世裏的每一朵花開都裁剪成萍水相逢,祈願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從此世界沒有悲傷,人生沒有離別。只是我們每個人都不過是歲月裏的過客,枯榮生死早有定數,既然自己做不得主,便只好與之妥協。在忙碌的時光裏,我只管撚花微笑,許自己安然無恙。

秋,終於越走越深了,秋聲漸涼,好似靜水流深,直至萬籟俱寂。深秋的風,有著凜冽的氣勢,所到之處無不留下秋的印記。行走在曲折的山澗小道上,路邊野菊娉婷,花香滿徑。秋天是深遠清美的,潺潺的溪水伴著飄落的黃葉奔向遠方,蒹葭蒼蒼的水湄,秋天已然老去了,連蘆花都已白頭。遙望山野,野菊花的明黃點綴著青翠的山巒,枝頭的楓紅絢麗無比,南去的候鳥正在與秋話別,鮮紅的山楂果正高高地掛在枝頭。生命的碩果在季節的輪回裏經曆了漫長的成長,終將要在霜寒露白的光陰裏獨自成熟,遠離繁華,遺世獨立。

流年輾轉,一程陽光,一程風雨,紅塵歲月,阡陌縱橫,草木年華,不悲不喜,枯榮隨緣。萬丈紅塵,世情薄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風骨獨存。每一個生命都值得敬畏,每一片葉子都有它的使命,每一種離散都有足夠的理由。活著不易,盡管生活多有磨難,也要不驚不懼,即使低到塵埃裏,也要活得心安理得。山河歲月,處處靜美,繁華落盡,還有慈悲溫良,更有洗盡鉛華後,散發出來的盛世的孤意。

煙火人生,每一天都行色匆匆,每一天都沒心沒肺,這樣也好。我的生活是素簡的,情願安靜地守著一剪光陰,一杯茶,一頁清風,和一個尋常的男子,慢慢地老去有何不好?流年的樹下,任憑光陰的年輪一圈又一圈地生長,我仍是無所畏懼,依舊安靜地聽那白露寒了蟬鳴,看那月光涼了山河,行走於天地人間,淺笑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深知因果輪回皆是定數。紅塵中萬般滋味,唯有一一嘗過,方知世事。這世間種種,於我而言,亦不過是廊簷下走過的一縷薄風。我原是生長在佛前的那一株青蓮,待到曆盡人間苦難,終將會被佛渡化,禪心皈依。

忙忙碌碌地走過了小半生的光陰,幾乎一事無成,最不喜歡被人強迫威脅了,素來討厭那些八面玲瓏的家夥,此生我是學不會了,也不屑於此。我終究是個極其懶散的人,許久都不曾動筆寫字了。喜歡在空閑的時候陪孩子玩,擺弄人間煙火,侍奉花草,煮茶燒菜,浣洗衣物,打掃衛生,做一個平常的凡俗女子,打理好家務,打理好自己,不必去迎合誰,只聽從於自己的心。有時候也會捧著一本喜歡的書,看到忘了時間和自己。我已經沒有時間對我不感興趣的事情再感興趣,不再做無謂的消耗,守住內心的清寧和蒼勁,許自己最好的孤獨,讓生活刪繁就簡。我不愛榮華,只愛樸素,尤愛天然,素簡人生,布衣素裙,粗茶淡飯,內心平靜,波瀾不驚,平安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