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忘不了你那如瀑布的長發

那是山丘的最高處,一簡陋的木屋仿佛在風雨中輕輕搖擺,屋的前門上,立著一牌匾,用紅綠墨水寫著“水雲間”,門口,掛著鐵制的風鈴,風吹鈴動,一嫋輕音動人心弦。木屋的周圍,豎立著半圓型的闌珊,闌珊裏種滿了各種小樹、野菜,不時,雞犬的聲音此起彼伏。

桃花源裏,種滿了桃花樹。我時常,在桃花樹下,吹笛,持劍起舞。桃花,在春風中絢爛起舞。一片、兩片、三四片,片片柔美靈動。

一日,我在桃花樹下吹笛,忽見遠處一女子泛舟而來。女子頭披面紗,身穿桃花衣裙,腰系佩劍。那女子,便是你,我一生的摯愛。是桃花源,結下了我們至死不渝的情緣。

你來到我身邊,化作一朵美麗的花,芬芳了我整個青春。最忘不了你那如瀑布的長發,精致秀美,散開的時候,宛如少女的一簾幽夢,傾瀉百裏,又如墜迷霧。春天的小溪,碧綠如玉,潺潺流動,你的秀發,就如這小溪,晶瑩剔透,青春蕩漾。春天的楊柳,是你的秀發,隨風飄舞,絲絲飄曳,柔亮閃動。你的發,濃密烏黑,散發著薄荷的清香,我完全醉倒在你的發香裏。

初次見你,你的眼眸裏蕩漾著少女的嬌羞與柔媚。你的眼睛圓圓,是天上十五的月亮,掠過一絲少女的憂鬱,仿佛,那裏有著千百種單純又溫柔的愛情故事。你的眼睛,泛著閃閃的眼光,猶如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放光芒。透過你的眼,我仿佛看見了從仙境而來的女子,她唱歌的時候,眼睛飄出的純情與浪漫,就是你眼睛裏一種擋不住的少女的天真與可愛。

你的體態,如水般輕盈,走起路來仿佛趙飛燕再生。你的步伐,如蓮花步步,走路時悄無聲息,腳下仿佛生了幾朵蓮花。你的手,十指纖細,光滑皙白,仿佛蓮花指,當你跳舞時,那靈活的手指仿佛千手觀音的手指,白潤如玉,佛手生香。你的聲音,甜美如怡,歌聲柔美動人,細膩鉛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