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膚保濕需要選對護膚品

皮膚是人體的一道天然屏障,那么保持這道屏障功能正常的關鍵因素是什么呢?答案就是保濕!我們的皮膚是人體重要的儲水庫,大約有75%的水分儲存於皮膚中。當皮膚水分充足的時候,在外部就表現為皮膚滋潤有光澤。最重要的是所有的細胞及細胞器都是浸在體液裏的,只有水分充足,這些細胞才能進行正常的物質代謝,在細胞間傳遞信息,從而維持正常的組織結構及生理功能,保證皮膚屏障功能正常,美容師姐姐說這對經常行行企企的櫃姐跟售貨員是很合適的,對LPG 減肥效果十分滿意!LPG M6技術解決多項肥胖問題外,還能做臉部護理(撫平皺紋、收緊肌膚、淨化膚色、改善雙下巴)。

  


肌膚含水量多少最佳?

  皮膚水分含量的多少直接決定了皮膚的外觀,而角質層是位於皮膚的最外層,因此角質層的含水量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皮膚的外觀。在正常情況下,角質層的含水量應該在10%左右,低於這個水平就是缺水的皮膚了。

  


選擇富有天然植物成分的護膚品

  在平時選購護膚品時,你是否會看其中內含的成分呢?其實很多人使用了護膚品肌膚依舊很幹燥,甚至臉上會出油,其實這是沒有選對護膚品哦。所以在購買護膚品時要最好選擇含有植物成分的,這種天然成分能令護膚品的保濕效果加倍,護膚效果也顯著,令肌膚更加水潤不油膩,美容師姐姐說這對經常行行企企的櫃姐跟售貨員是很合適的,對LPG 減肥效果十分滿意!LPG M6技術解決多項肥胖問題外,還能做臉部護理(撫平皺紋、收緊肌膚、淨化膚色、改善雙下巴)。

  


夜間密集補水最有效

  夜間是皮膚修複的最好時機,而且夜間皮膚對護膚品的吸收效果也更佳。幹性皮膚在睡前可使用一些補水功能強的補水精華液、面霜或敷一張睡眠面膜,第二天起來,皮膚會非常水潤動人!

  


肌膚普遍容易幹燥皸裂,因此補水和保濕成為冬季肌膚護理的重點。很多人使用了護膚品肌膚依舊很幹燥,甚至臉上會出油,其實是沒有選對護膚品,所以我們在護膚保濕的時候,選對護膚品時十分重要的一個環節,美容師姐姐說這對經常行行企企的櫃姐跟售貨員是很合適的,對LPG 減肥效果十分滿意!LPG M6技術解決多項肥胖問題外,還能做臉部護理(撫平皺紋、收緊肌膚、淨化膚色、改善雙下巴)。

5种廉价蔬菜是治病高手,赶紧到碗里来!

生活中很多平常而且廉价的东西,却可以治病,例如:土豆 、洋葱,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这些东西是如何治病的?都可以治什幺病呢?
1土豆
土豆德国人最常吃也是最常用于治病的蔬菜。土豆汁可治胃酸过多和胃溃疡。将土豆连皮捣碎敷于胸部和腹部,对治疗喉痛、支气管和淋巴发炎有明显疗效。另据报道,俄罗斯医生认为吃烤土豆可以预防心肌梗塞,因为吃烤土豆可以增加人体中微量元素钾的含量,降低血液的胆固醇,所以可以减少心肌梗塞的发作,網站設有安老院舍搜尋功能,幫助長者及安老服務機構,提供24小時全面照顧服務和護理需要。《悉護專業護理服務有限公司》搜尋功能包含私營安老院舍,客人可以根據院費預算、規模和地區等進行篩選,選擇適合的安老院舍。


2洋葱
洋葱的治疗功用也不逊色。用切碎的洋葱热敷于患处,可以治疗湿疹、痤疮、斑疹、烧伤、关节炎、神经痛。


3圆白菜饮用圆白菜叶汁可治感冒、头痛、支气管炎等。如果饮酒过量导致剧烈头痛,用白水煮圆白菜趁热用蒸汽熏头部并做深唿吸,可使症状明显减轻,選用家居清潔用品不能掉以輕心,應選擇天然清潔液,確保在做家務時不會傷害到皮膚。FoodWise嚴選多款天然成分的清潔用品,不含化學成分及有害物質,全面保護皮膚,亦避免家人接觸到不良的學物質。要避免主婦手,一定要小心選擇清潔用品。


4胡萝卜
胡萝卜外敷可治痛疖和烧伤;胡萝卜汁内服可治胃酸过多。老年人如果每天喝一小杯胡萝卜汁和牛奶混合饮料,可恢复和增强记忆力。据德国营养学家试验证实,用捣碎的胡萝卜和蜂蜜加入燕麦粥制成早餐给儿童食用,对增强儿童智力,促进大脑发育有良好的作用,香港眼科第一刀”謝偉業醫生專業造詣突出,熱心公益。為了能把眼科知識用嘴簡單的方式傳播,和著名作家秋微合作,寫了《捫心問診》。實用性強,向大家科普白內障和青光眼等問題,並表示會在公益這條路上走到底。


5南瓜
南瓜是糖尿病、心脏病、胃病患者的最佳食品,也可供减肥者饮用。南瓜籽油是治疗烧伤和冻伤的良药,在德国民间十分流行。

做親子保健操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

如何通過做親子操建立親子關系?如何通過親子遊戲拉近寶寶和我們的關系?遊戲是開發寶寶智力的最佳途徑,那么如何在寓教於樂的親子環境中,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呢?今天,育兒小編將從親子操的角度為大家提供一些方法!

嬰幼兒親子操,就是通過頭頸、軀幹、上肢、和下肢的協調配合,有節奏地做各種振、舉、屈、伸等動作。可以有效地鍛煉嬰幼兒身體的大肌肉群,對於培養幼兒身體的正確姿勢,促進各器官的正常發育。
做做親子操建立良好親子關系 QV baby

以下嬰幼兒所做的動作都是在家長幫助下完成的。家長坐在椅子上,孩子坐在家長大腿上,家長兩手握住孩子雙腕,兒歌由家長念, 孩子伊啊學語。
一二三四五, 孩子拍手三次。
變只大老虎, 孩子兩手大拇指貼住太陽穴,五指分開,掌心向前,作老虎狀。

啊嗚 啊嗚叫, 兩臂前伸作抓人狀 。
肚子圓鼓鼓。 兩手輪流拍肚子數次。
二三四五六, 拍手三次。
變頭老黃牛, 兩手在肩上,五指分開,掌心向前
哞—!哞—! 上體前屈,兩臂下垂。

耕地不停留。 兩臂自由擺動作耕地狀數次。
三四五六七, 拍手三次。
變只小雞雞, 兩手食指相合,放在嘴前作雞嘴狀。
嘰嘰嘰嘰嘰, 上體向左右自然轉動數次。
快來吃白米。 作小雞吃米狀,左右轉動。
四五六七八, 拍手三次。
變匹大河馬, 兩手在嘴前五指張開,指尖相對,掌心對嘴。
呀—呀—呀, 兩臂後振數次。
張開大嘴巴! 嘴巴張開,兩臂後振三次。

五六七八九, 拍手三次。
變只小斑鳩, 兩臂側平舉。
飛呀飛呀飛, 兩臂上下擺動作鳥飛狀。
用力飛得高。 讓孩子兩腳直立,兩臂屈伸,兒童益生菌是100%不含乳製品和麩質的產品,所以可以基本避免寶寶過敏,每袋提供50億的活菌。Culturelle益生菌有利於消化系統,能夠改善腸道健康,再也不用因為吃壞肚子而影響腸道健康感到擔憂。

六七八九十, 拍手三次。
變只大海獅, 兩臂在體則下垂,頭向左右自然轉動。
水裏來回遊, 上體前屈低頭,兩臂來回作遊泳狀。

跳起頂皮球, 上體抬起,抬頭,用嘴作頂球狀,最後家長把孩子托起。
育兒小編小編總結:寶寶在發育過程中,運動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會影響寶寶體格的發展。而嬰幼兒親子操,既是給寶寶和家長們運動運動的好機會,又是父母和寶寶建立親子關系的好方式。可謂是益處多多,爸爸媽媽們,你們還在等什么,趕快學學動作簡單的嬰幼兒親子操吧,口服輪狀病毒疫苗是專為BB而設的疫苗,幫助預防感染。

3月住展風向球 重返黃藍燈

3月住展風向球 重返黃藍燈拜建商大讓利、「329檔期」購屋旺季來臨,房市出現小回春。昨(6)日最新出爐的北台灣都會區住展風向球急凍海鮮,2017年3月總分攀升到33.6分,比2月大增5.4分,從原本的藍燈,重返到黃藍燈,為最近11個月以來最高點。
最新公布的住展風向球顯示,在六項指標中,新成屋、預售推案量、來客組數、成交組數,同步上揚;廣告批數、議價率,同步下降。
住展雜誌企研室經理表示,隨著建案價格調降,買、賣雙方價格認知差距縮小,適逢「329檔期」購屋旺季來臨,推案量大舉擴增,都推升風向球分數向上攀升。
表示3月盛逢房市重要檔期,建商加緊腳步推出新案,單月預售推案量近逼約500億元。成屋新增推案,也同步增加,總量體直衝千戶以上。
{ad-優質推薦:
新北市房屋,
安南不動產,
八里別墅,
中埔土地,
新營電梯華廈,  )

但在3月廣告批數方面,卻微幅滑落至約2.06萬批,月減幅約6%。其中新成屋廣告量,有高達約1.6萬批,至於預售案廣告,只剩4千多批,且超過8成都是舊建案楊海成,顯示建商為求加速去化手上存貨,強銷意願遠比新建案來得高。
分析3月正值購屋旺季,加上舊建案降價進行強銷,使議價率往下探,促使整體來人與買氣持續上揚,又以桃園、新竹房市增幅較為顯著,台北市來人、成交量,也小幅上升,新北、基隆與宜蘭,則呈現個案表現,來人量持平,但成交組數小幅增加。
表示最近有些銷售期較長,再加上有些區域新案將推出破盤價流言滿天飛,雖然消息不一定成真,但已使部份業主無意繼續撐盤,陸續加入降價的行列,也成功拉抬高人氣與買氣;但也有部份建案因前一波讓價後已能順利銷售,近期態度轉硬不再讓利。
表示近來不少建案都表態,農曆年後客戶出價意願高,有助於成功撮合買賣預期。預期上半年健身飲食,房市在買、賣雙方價格認知差距縮小後,市況可望脫離谷底。
資料來源:工商時報
{ad-優質推薦:
新竹市土地,
後龍房屋買賣,
花蓮農地,
台中北區電梯華廈,
中壢土地買賣,  )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housemli/?p=2981329

檢3200樽冒牌洗頭水拘8人

【本報訊】海關檢獲懷疑假冒三大品牌的洗頭水,當中包括港人常用的PANTENE PRO-V(潘婷)、Rejoice(飄柔)及head & shoulders(海倫仙度絲),合共檢獲逾三千二百樽,估計市值約十三萬八千元,部分更是在註冊藥房發現,其餘大部分是倉庫檢獲,經初步化驗,暫未發現洗頭水含有害物質四國旅遊,但仍須等待政府化驗所作進一步檢驗。

海關檢獲三千二百樽冒牌洗頭水。(海關圖片)
搜查133間藥房
海關上周五接獲商標持有人舉報實德金融,指市面上有藥房售賣懷疑冒牌洗頭水,由於涉及市民日常使用物品,海關高度關注,隨即於同日至本周二,在全港不同地區採取執法行動,搜查全港一百卅三間藥房,從位於元朗及屯門的三間藥房及位於元朗及土瓜灣的兩個儲存倉庫,檢獲超過三千二百樽懷疑冒牌洗頭水,並拘捕七男一女,包括五名店東及三名店員,年齡介乎廿一至四十六歲。案件仍在調查中,被捕人士現正保釋候查。據悉,商標持有人已核對貨品的生產編號,發現部分編號是重複黃斑病,又或是無中生有,根本沒有相關編號。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23/00176_051.html

笑看天下:美國難復當年勇

特朗普上台近兩個月,為了令美國再次偉大,他狂增軍費,展現美國強大的全球核打擊能力,企圖威懾中俄。然而英皇鐘錶,正如老朽所講,特朗普心中全無「兵者,凶器也」的意識,以為增加國防支出就可以令美國雄霸地球,繼續做世界警察。可惜他一味窮兵黷武,完全沒有想到美國的國債已是天文數字,國債規模未來十年可能超過三十萬億美元,佔GDP比重達到百分之二百,比希臘債務比率還要高。試問經濟如此不堪,如何能夠強大起來?

有論者稱,美國前總統小羅斯福在一九四○年的《爐邊閒話》中宣布,美國決定負起世界民主國家大兵工廠的任務,以援助抵抗軸心戰線的國家(德、日、意),直至最後勝利。美國直到一九四三年生產實力超過軸心國兩倍以上,才發動大規模的太平洋「躍島進攻」。約四年時間裏,美國以租借方式供應同盟國的軍火和工農業產品達四百億美元。史太林說果酸換膚,沒有美國的生產,同盟國將永遠不會勝利。

有研究指出,二戰所動用的軍費,中、美、英、蘇、法、澳洲、新西蘭、加拿大和南非等,截至一九四五年一月,消耗於戰爭的金額達到五千億美元,其中美國佔三千三百四十五億美元。從數字上看,可見到現代戰爭需要廣泛的資源,美國當年無限的供給力,扭轉全世界反侵略的戰局,充分說明軍事離不開經濟。一九四四年底,美國的海軍實力已超過世界各國海軍總和的兩倍以上。

而除了經濟力量,還要有精神力量、政治力量以及科學力量。只看精神力量,當年的美國青年不會逃兵役,工人自動立下不罷工、不怠工等公約。如今美國的精神力量已經變質變味收細毛孔,人們反特朗普,高呼特朗普不是他們的總統,美國面臨前所未見的不團結,但特朗普仍然盲目勇進狂增軍費,危也。

評論員 施友朋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17/00184_008.html

獵魔人靈魂王之劍 第一章 靈覓回尋 第二話 疑惑與困惑

我們六人結伴回母校聚會不料被困,阿梅提議大家按照以前訂下的規定,抽死籤決定誰去為大家冒險找出路。現在只剩下三人未開牌了,死籤也會在這三人中產生。正在準備開牌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把大家都嚇了一跳的尖叫原來是阿琳發出的。她看清牌後楊婉儀幼稚園,瞬間臉色從蒼白驚恐變回了得意洋洋的模樣。

阿琳用扇子搧搧風說:「好彩唔係我!」

阿琳翻牌後還用蘭花指點了點牌面,好炫耀一下自己的好運,並且拍拍胸脯緩緩神道:「頭先嚇死我啦,我仲以為我攞嘅係死神,原來係倒掉人。」

    這下子就剩下凱莉和歐利發了,聽到阿琳沒事兩人心裡都冒了一身冷汗。

    凱莉看牌後故作鎮定,她心裡很清楚現在就剩下二分一的機會了,不是自己就是歐利發。

    凱莉沒有翻開手上的牌,反而目光轉向了旁邊的歐利發,眼神中帶有詭異地說:「歐利發,係你啦!」

    還沒有等歐利發反應過來凱莉又搶話道:「以前考試我成日幫你出貓,如果係你,我會幫你祈禱架。」

    我心想凱莉你這老狐狸,故意不翻開自己的牌,就是想暗示歐利發幫你頂替。

    可歐利發也不傻,他假裝沒有聽懂凱莉意思,緩緩的翻出自己手裡的牌:「我……我我係太陽。」

    凱莉見歐利發沒有幫她略顯有些生氣,她用手按住了自己的牌抱怨道:「咁就唔使開牌啦,肯定係我。」

    凱莉邊說還邊怨恨地盯著歐利發,歐利發低著頭避開她的眼神。

    凱莉略顯生氣的叨叨著:「咁就我一個人去啦。」

    說完從長板凳站了起來,她正轉身準備出去時。

    尤娜對凱莉囑咐道:「記得攞手機,好保持聯絡。」

    凱莉很不情願地回頭拿上了自己的手機走了出去,隨著關門聲走廊裡迴盪起凱莉時快時慢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遠最後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一輪圓月已經高高的懸掛在漆黑的夜空中。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五個在這個間房裡焦急的等待著凱莉回來。

我坐在那個半截樓梯上,旁邊阿琳在神台的長桌前扇著扇子心神不定的徘徊,歐利發拿著錄影機拍拍阿琳又拍拍我不時還露出壞笑,阿梅倒是全神貫注地坐在木製沙發上玩弄著塔羅牌,坐在她旁邊的尤娜從包裡拿出一個手電筒不停擺動著。估計是擔心凱莉,她手上一滑,手電筒掉到了地上。

「啪嗒」一聲,打斷了大家焦急等待的氣氛,眾人紛紛看向尤娜。

其實大家也都開始擔心凱莉了,只不過誰也不想第一個問,就怕再抽個死籤去找凱莉。

這時我低頭看了看手錶已經差十分就十二點了。

我不經意的皺了皺眉,心想:「都咁晏啦佢會唔會蕩失路?或者……」聯想起今天的種種不尋常情形,我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歐利發拿著錄影機走了過來,對著我拍還不停發出低沉的傻笑聲,不知他腦子裡又有什麼噁心的畫面。

我按耐住心裡的煩躁用手擋住了他的鏡頭,對大家說道:「都咁耐啦,.佢點解仲未返嚟。」

    此話一出就像戳穿了一層玻璃紙,講出了大家的心聲。

    尤娜立即回應:「我打個電話俾佢啦。」

    尤娜掏出手機一看驚慌地問:「我的手機點解冇信號?」

    「冇可能!」阿梅不相信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一看連忙搖著頭說:「冇可能啊!我之前仲打過電話俾歐利發,信號冇問題啊?」

    「你……你幾時打……打我電話?」歐利發話還沒有說完就恍然大悟:「原……原來係你打……打的,梅……梅姐你唔係暗戀我吧?成……成日整蠱我。」

    阿梅撇了歐利發一眼:「唔同你講呢啲,但係我的確打通你嘅電話。」

    「係,我都記得歐利發講過信號滿的。」我連忙插嘴道:「咁樣豈不是與外界斷了聯繫嗎?」

    阿琳驚慌失措地問:「而家點算啊,凱莉會不會已經出咗事?」

    「凱……凱莉佢唔……唔會係喱埋咗嚇我們吧。」歐利發用手推著眼鏡,眼神好像躲避著什麼。

    這時阿梅站起來對大家說:「我哋不如去搵吓佢啦。」

    「好,我哋一齊去。」 聽到這話尤娜也跟著站起來。

我站出來攔住了她們說:「都係我一個人去啦,我之前行過一圈,比你哋熟悉D。」 說完我拿著手電就走到門前準備開門出去,這時我忽然發現歐利發一直用詭秘的眼神看著我,也沒管那麼多,我就開門走出了房間。

來到走廊後,我一邊順著之前走的路線前進,一邊琢磨凱莉的失蹤難道和歐利發有什麼關係嗎?他的表情很不正常,難道他和凱莉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

    一晃神我又再次來到了禮堂。這時禮堂裡和白天時見到的可完全不同,那油畫般的景象已經不復存在了,剩下的是不盡的黑暗和空蕩,就連手電筒的光線都被黑暗吞噬了。由於禮堂的層高有近三層樓高又一片漆黑,所以在這個空間裡人顯得十分渺小。

    我一邊呼喊著凱莉的名字,一邊順著一個旋轉樓梯下到了禮堂的底層,聲音不停迴盪在整個禮堂。我拿著手電穿過一排排的桌椅,尋找著有關凱莉來過的線索。雖然什麼都沒有找到,可是總有種預感她會來這裡,畢竟她不是說自己整天活在戲劇裡嗎?這裡的大講台不正是一個大舞台嗎?很快我就來到了大講台下面了。

    講台接近一人高,兩邊各有一個樓梯通向講台上面,回想起小時候校長訓話和聖誕節演出的情景都彷彿歷歷在目。我一步一步走上講台,又想起當年曠課就為了來到這裡捉咿因(捉咿因是捉迷藏的意思)。我走到講台中間,轉過身面向觀眾席,眼前突然好像看到從底層的觀眾席到二樓的迴廊坐滿了師生都看著我,讓我聯想起以前被校長點名批評的情景。

忽然從身後傳來「啪嗒」一聲打斷了我的回憶,眼前瞬間空無一人了,我順著聲音一轉身用手電筒往前一照,看到了一個木頭的凳子倒在了講台中間。

「凱莉係你嗎?」我喊了一聲。可沒有人回應。

隨著我的回音漸漸消失,禮堂又恢復了寧靜楊婉儀幼稚園,彷彿台下木製桌椅老化開裂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我心想怎可能一個四腳木板凳,在完全沒有風的情況下會自己倒下?就算是老鼠或貓之類的動物碰倒的,可我除了凳子倒下的聲音什麼也沒聽到,動物總不會飛吧。

我拿著手電筒四處尋覓了一下,沒什麼異常,然後走到板凳前蹲下查看。

我想到白天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講台上有板凳,很有可能是後來有人放在這裡的,不是管理員就有可能是凱莉。我沿著講台後面暗紅色厚重的幕布往上看,上面是一排為了支撐射燈的鐵架子。

這架子上好像掛了一個長長的繩子有規律的擺動著,因為實在距離太遠手電光線也無法照到,只好作罷。

我決定去其他地方找找看,不想在這裡耽誤太多的時間,畢竟大家都很焦急了。

我加快了步伐開始一個班級一個班級的地毯式搜索,就連男女廁所也沒放過。雖然我膽子不小可是在這個黑暗、破舊、空無一人的學校裡,怎麼可能毫無一絲畏懼呢?其實我也是硬著頭皮上的。不過我從小到大還真沒有見過鬼魂這類的東西,更多的是提防著有人襲擊。畢竟上大學時,我也練過空手道,所以萬一有什麼事也可以自保。

找著找著就連我都轉暈了,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就連方向都快搞不清了。這時我看到前方有一個門縫裡透出了一絲光線,在這除了微弱的月光就沒有任何光線的學校裡,一絲燈光格外顯眼。

我心想難道找到了管理員的房間?說不定凱莉也在裡面呢。想到這,我就直接奔向了那個房間,到了門口連門都沒敲,就直接把門推開了。

    由於從一個很暗的地方突然到了一個很亮的地方,眼前一片白色什麼也看不到。稍過一會眼睛逐漸適應了強光,這才看清楚原來是回到了休息的房間了。所有人都圍在方桌前好像又在抽塔羅牌。

    我一眼就看到凱莉也坐在其中,連忙問她:「凱莉,妳幾時返嚟架?」

    凱莉看著我好像沒有明白我的意思,也沒有回答我。

    「你有冇搞錯啊,去個廁所去咁耐。」阿梅不耐煩的對我發著牢騷。

    我一下子傻了,我心裡嘀咕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好像大家合夥起來整蠱我?

    我還沒有緩過神,阿琳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一邊向我走來一邊說:「真係黑呀,居然抽到我去。」

    阿琳和我擦肩而過,我本來想抓住她的手問個明白,可她很快就走出了房間。這時我心裡很亂怎麼可能為了整蠱我,阿琳真的走出去呢?以阿琳膽小的性格是不可能的。加上她的表情真的不像是玩弄我。

    我快步走到阿琳的座位前,拿起她桌上的牌一看,果然是死神,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放下阿琳的牌,滿是疑慮地回到了我的位置坐下,我不停地觀察著他們每一個人,但是感覺他們表情都很自然不像要耍我的樣子。

    我忽然想起我走的時候快十二點,在外面轉了這麼久估計應該是兩三點了吧。於是低頭看了一下手錶,這一看嚇了我一跳,居然是八點正。已經八點了?那不是應該天亮了嗎?為何窗外依然漆黑一片,一點早晨的感覺都沒有。難道是我的錶壞了嗎?

    為了證實一下我故意問阿梅:「阿梅,熬咗一夜你累嗎?」

    「你講咩呀,我一般係三點瞓覺,你唔好話我知而家才八點你就瞌眼瞓。」阿梅向我投來了鄙視的眼光。

    我連忙搖手道:「冇我都好精神,只係覺得凱莉可能會有D攰吧。」

    凱莉做到了木沙發上說:「邊度有你同阿琳攰啊,畢竟天光時你哋就係學校裡行咗一圈啦。」

    尤娜也坐回沙發上,對我發牢騷說:「睿奇你去完廁所後,點解問咁多奇奇怪怪的問題?」

    阿梅並沒有收拾桌上的牌,紙牌都放在原位,她自己回到沙發那邊玩另外剩下的那摞牌了,只有歐利發還在方桌上擺弄著他的攝影機。

我心想難道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我的夢嗎?如此真實的夢?我也站了起來走到那半截樓梯那裡坐下了,我雖然懷疑自己可是我也不斷地觀察著他們。

又是一個漫長的等待,他們在這期間做的事情都和我之前的記憶很像,甚至是一模一樣,如果真是夢那一定是個預言之夢了。

    不出我所料尤娜終於從包裡拿出手電筒了,可是凱莉的行為並不像記憶中的阿琳。凱莉沒有在我旁邊走來走去,倒是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她那本《戲劇人生》,看得津津有味。

    「啪嗒」一聲,對,尤娜的電筒該掉了,這些事情吻合得讓我感到不安。

大家都看向了尤娜,我也看了看錶,果然差十分就十二點。

接下來歐利發要過來了,我在他剛想過來的時候就指著他說:「你唔好影啦,好唔好!」

歐利發見我有些惱火就往後退了幾步,並停止了錄影。

    我對大家講:「阿琳出去咗咁耐,有D唔妥。」

    這時尤娜馬上接話:「佢咁耐都冇返嚟,我打個電話俾佢啦。」

    「呢……呢種人唔……唔見咗都無所謂,成……成日俾麻煩人。」歐利發喃喃自語。

    我感覺歐利發對阿琳好像很有敵意,就瞪了他一眼諷刺道:「平時唔見你講嘢咁流利。」

    接下來就是他們發現沒有信號,然後阿梅就會提議去找阿琳。我一邊看著事情的發展一邊在想,這次不可以再從蹈覆轍了,這次乾脆動員大家一起去。

    阿梅站起來說:「我哋一齊出去搵下佢啦。」

    凱莉搭話反對:「唔使咁大陣仗,萬一走散咗更加危險,總要有人留低照應啊。」

    我也按耐不住站了起來道:「都係大家一起去啦。我哋分成幾組,咁樣有咩事都可以互相照應。」

    我想了想,給大家分配著:「阿梅和歐利發一組,尤娜同凱莉一組,我一個人。」說完我就往門口走了過去。

    阿梅點了點頭對大家說:「就咁樣啦,行啦!」

    大家看我和阿梅這麼堅決,就紛紛起身拿上電筒跟了出來。

    我一出門口就向樓梯那邊走去,阿梅看我走向樓梯那邊,她就叫尤娜她們走通向禮堂的長廊,自己和歐利發就走來時的那條路。

我順著樓梯下到了底層,現在一心試著如何逃出這棟建築。

下到了底層,這裡和樓上的結構一模一樣,我就到處尋找可以出去的門和窗,轉了一圈幾乎所有通向外面的門都是鎖死的,窗也都有防盜窗,而且防盜窗的欄杆之間距離剛好伸出一隻手臂根本無法逃生。

這時聽到窗外傳來「嘩啦嘩啦」的聲音,我走到窗前一看,原來是起風了。窗外的樹枝和草叢開始劇烈搖晃起來。

我心裡想是不是快下雨了呢?在之前的記憶裡,一晚上都沒有風。難道之前的記憶真的只是一場夢?我用手電筒向窗外照去,除了樹林就是雜草。真的一個人影也見不到,看來我們現在被困在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地方了。

如果是有人故意設下的圈套,為何只抓走了阿琳,遲遲不對我們下手?還是他想等我們走散了,一個一個對付呢?還是自己人……?想到這我覺得要儘快想辦法出去,這裡太危險了。

    月光下樹木的影子投射在這幽靜的走廊牆壁上,來回擺動著就像是魔鬼不斷揮舞著爪牙。

走著走著看到了一個雜物房,我靈機一動想道:「雜物房可能會有什麼工具,可以用來撬開防盜窗。」

我走進這狹小的雜物間,房間很小一進去裡面有一排貨架,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盒子。盒子裡都是一些螺絲刀、鉗子、鐵絲等等。我一直在翻找有沒有長一點堅硬的東西,終於在架子的後邊,找到了一根接近一米長的鐵管。

拿到鐵管後,我記起之前在實驗室裡有一個防盜窗生鏽比較嚴重,如果用這根鐵管撬可能會撬開。我就帶著鐵管急急忙忙來到了實驗室,推門進去,衝到窗前一棍打碎了窗戶的玻璃。

外面的風瞬間衝進了整個教室,由於實驗室裡的瓶瓶罐罐多,所以就發出了「叮叮咚咚」的聲響。

我用鐵管把砸碎的窗戶旁邊的碎玻璃清掉,然後把鐵管放到欄杆中間,用力扳壓鐵管的一端,鐵管和欄杆摩擦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可是試了幾次欄杆紋絲不動。

我也有些累了,就在教室裡尋找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用。實驗室的課桌是石頭做的,是為了防止化學品對桌面的侵蝕,每個桌子上還有一個水池,方便大家做完實驗清洗量杯用的,教室的後面有一個櫃子上面放的都是各種尺寸的量杯。

我走到教室的後面看見一塊厚木板,可能是從櫃子上掉下來的。我拿著木板墊著鐵管再撬一次。我這次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終於動了,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鐵管彎了,防盜窗依然毫髮無損。

我把鐵管重重地打在了防盜窗上,然後往地上一扔,發洩一下挫敗的情緒。小休片刻後,我想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進展?找找他們吧,或者可以幫上忙。

我從實驗室走了出來,途徑雜物室時,發現地上多了一根尖頭的竹管。這竹管其中一頭削的很尖,好像以前賣米的商人用來驗貨的工具,把尖頭往米袋上一插,白花花的大米就順著空心的竹管流出來了。

整個雜物房還充溢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用手電筒四處照了照沒發現任何血跡,我想可能是死老鼠散發的氣味吧,就走了出去。

我通過底層的走廊打開一扇小門,就來到了高掛著校規的教學樓樓梯間。在沒有過來的時候,我就聽到有人暴力撬門的聲音楊婉儀幼稚園 ,所以我想過來幫忙,聽聲音估計是尤娜、凱莉她們,可到了這裡只看到大門被撬的痕跡並沒有見到她們。

我轉身看到凱莉的背影正在上樓梯,而尤娜已經在二樓準備往回去的方向走。我本來想上去叫住她們。可是一想不對,凱莉上的樓梯不是被歐利發踩斷過嗎?她怎麼可以輕易上去?就在我一猶豫期間,凱莉和尤娜都不見了。

我心想該不會是我眼花了吧,凱莉明知道這個樓梯是壞的,為何還要從這裡走呢?心裡越想越不對,我也走上了這個樓梯。到了那被踩斷的樓梯旁看了看,樓梯的木頭都很鬆了,被踩掉的樓梯應該是兩層。不過扶手都還完好,可是以我的重量, 扶著扶手跨到上面去的話,不是把扶手搞塌了,就是把上面一層樓梯再踩塌。我應該是過不去的,不過抓住旁邊的扶手,輕盈的女生也許可以上去。

我只好從另一個樓梯上去了,看看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回去吧,省得大家擔心。

    回到大家休息的房間門口,看到了尤娜和凱莉已經先到達了。她們看我回來了,向我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收穫,我也搖搖頭。這時從長廊那邊傳來了兩個人的腳步聲,他們正是阿梅和歐利發,看到他們沮喪的神情就知道和我們一樣。

阿梅推開門走進房間,我們緊跟其後走了進去。

歐利發進去後坐在方桌前,並從他的書包裡拿出一瓶礦泉水放到桌上。尤娜也坐回沙發。我從方桌旁走過,順手把歐利發放在桌上的水拿走了。

歐利發一見是我拿走的也不敢說什麼,我坐回了那半截樓梯上並擰開了礦泉水喝了一口。

阿梅也坐回了之前的位置。

可凱莉進來後有些不尋常,她來回在房間裡徘徊著,嘴裡喃喃自語地重複唸著:「你在盲目中存活,在鏡中尋覓靈魂煙火。罪是心靈深處的怨毒,這是黑暗贖罪的門徒。將這靈魂獻給荒謬的身軀!」

    一開始大家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理會她,可是她像是著了魔似的,不停的重複再重複念叨著,眼睛也驚恐的到處亂看。這時的凱莉真的像是被什麼附了體,完全沈迷在自己的世界裡。步子也越走越快,唸的也越來越急促,好像就快要窒息了。

    歐利發實在沉不住氣了,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你……你你係度讀緊啲咩啊?」

    凱莉似乎完全沒有聽到,還是不斷地唸著。

    歐利發看她沒有反應,就低下頭抱怨了一句:「阿……阿琳都仲未返嚟。」

    可是凱莉完全視他不存在,依然我行我素。

    這時歐利發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火氣了,他一拍桌子大聲對凱莉喊道:「唔……唔唔好再吵啦!!!」

    大家一下子都被歐利發的舉動驚住了,認識歐利發以來從來沒有看見他發脾氣,他一直都是被大家欺負的對象,不管對他做多過分的事,他都沒有說過一句重話。

    還記得小時候幾個女生賭他有沒有穿內褲上學,把他逼到牆角扒掉他的褲子戲弄他。當時,他也只是低著頭一聲不吭,後來我和阿梅出面把那些欺負他的女生趕走,從此他就正式加入我們油脂一族了。是不是壓抑了多年的情緒突然地爆發了?

    歐利發接著又低下頭說:「我……我我覺得呢一切,都……都都係我哋嘅報應。」

    話音未落,我聽到報應二字一下子火冒三丈,一手把沒喝完的礦泉水瓶扔到了歐利發的身上,礦泉水瓶重重地打在他的肩膀上彈開了。瞬間水花四濺,歐利發的臉、眼鏡、上衣都被濺濕了。

    緊接著我大聲對歐利發喊道:「你喺度講咩!!!」

    大家都被我們倆突如其來的吵架,弄懵了不知如何反應。

    沉默了片刻,歐利發一動不動低著頭說:「唔……唔通你哋,把……把之前嘅事,都……都忘記咗?」

    阿梅迅速插嘴道:「仲提咁耐以前啲野做咩!!!」

    然後阿梅又瞪著歐利發說道:「你最有問題,我哋頭先搵阿琳嘅時候,你點解突然拉住我行左邊嘅分岔路。你係唔係知道阿琳係邊度,故意唔俾我哋搵到佢?」

     「我覺得凱莉唔多妥,我問你,你係點樣行上嗰個被歐利發踩斷咗嘅樓梯?」我滿懷疑慮的質問凱利。

    凱利的眼神好像完全是一個精神失常的人似的,她也沒有回應我的質疑。

    尤娜插嘴道:「你哋唔好估來估去,阿琳都唔知安唔安全。」

    這時歐利發好像精神崩潰了似的,一直用手來回抓自己的頭,不斷的低聲說:「呢……呢啲都係我……我哋之前,做……做嘅嗰件事嘅報……報應!」

    「嗰個停屍房!」不知何時凱莉好像清醒了,她滿臉恐懼地看著我們,放慢了語氣說:「就係嗰個…停屍房!!!」

                                                                                                                                                待續……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camus/?p=2949488

市林業局紮實開展林業扶貧助農增收

市林業局充分發揮林業技術、產業發展等方麵的優勢,大力開展林業扶貧,幫助貧困戶逐步走上持續增收的道路。

  一、狠抓科技帶動促增收。組織市縣兩級技術人員在廣安區恒升鎮代龍村開展100畝花椒豐產培育技術示範激光矯視 後遺症,有效提升周邊6個貧困村7084名群眾花椒栽培技術水平,涉及貧困戶542戶,貧困人口1341人,帶動廣安區2萬餘畝花椒豐產經營。

  二、強化項目投入夯基礎。加大對貧困村的資金投入力度,在退耕還林後續產業、造林補貼、林業產業發展等項目優先考慮貧困村、重點傾斜貧困戶。全市已在197個貧困村實施退耕還林後續產業項目5.84萬畝,在57個貧困村實施林業台灣旅行團產業發展項目2.5萬畝,在33個貧困村實施造林補貼項目1.08萬畝,在17個貧困村實施森林撫育項目0.96萬畝,在66個貧困村實施低產低效林改造3.4萬畝,為貧困村、貧困群眾實現持續增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三、開展對口幫扶增後勁。為嶽池縣酉溪鎮雙石溝村安排林業專項資金30萬元,發展銀杏基地500畝;積極協調相關部門安排資金480餘萬元,建設雙石溝村5.8公裏村級公路、水利設施、幸福美麗新村和村兩委文化陣地等基礎設施。深入開展結親結對幫扶活動,在廣安區龍安鄉集中村大力實施鞏固退耕還林成果後續產業項目成人益生菌,累計補助資金達12萬元;積極向上爭取林業項目資金30萬元,整合農業、水利項目資金180萬元,幫助集中村新建廣安青花椒種植基地400餘畝。

原文地址:http://www.guangyuanol.cn/news/roll/2017/0228/719331.html

生存是一杆畫筆

賭博是一種生命,思維的參考技術,心理的計算知識,也許我們能猜測一個人的等,卻無法計算很多人的問,在一個格局,在一道思維空間,我們的周旋只是滴水之面,我們的改變也許不能控制很多的放棄,所以總是理解為有人送來溫暖,有人帶走了寒冷,可惜我們無法糾正很多的當下跟團去韓國,不是自己能力有限,不是自己的閱讀有限,也許在別人問的時候,我們缺少一道控制猜測的命脈,我們缺少一道自言自語的估計,衡量.

 

一份生活,是一個人,還是一件衣服,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空間,我的選擇,一的生命,心跳的速度,人生的翱翔,有一份知識,必然有一份失卻,當時光過卻,當自己還能接受今天的陽光,我看到的,你聽到的,別人心跳的,也許今天下雨,雪花滿地,讓我們認識了心靈的寒冷,讓我們覺察了春暖花開的擁抱,在一個天涯,還是在一個方向,記住自己的心靈閱讀,擁有放棄的理由,和生命的體驗.

 

一步開始,還有尾聲,在一個點上找,在一個世界問,一個人能刪除自己的界限找別人,別人未必刪除所有的關係去等,當我們開始說話,當我們開始聆聽,一切的外景與心有關,也許當場的錯是沉默,有可能離別後的理解是誤會,很多時候,有不同的方式待人,很多再見,有聚散的話語增加心靈的繪畫,有人做到了開始的失敗,有人用別人的失敗為自己成功,當時間對立,我們所謂的每一天,也許只是為了一個人的思維空間.

 

一雙翅膀,有人用金錢飛,用人用汗水飛,可是依然有人用命運飛,我們的幻想很簡單,大大的說出一個不可能,小小的把沉默加以誇大,很多事的乘法就會讓心靈接受折磨,很多話的除法就會讓自己讀懂那些不可能,才知道什麼時間學沉默,錯過什麼樣的話去聆聽,猜,還是算,有人飛的不高,有人會飛不回游泳,我們還是那麼堅強,各自的本領,獨自的羽翼,掌握著不同的防線,進退著心靈的那扇門.

 

人生的心跳來源於希望,速度的心跳來源於智慧,走路的人生也會心跳,可是思維的心跳會掌握自己,看人的等待會心跳,可是念人的判斷會癡迷,問人的冷暖會心跳,可是執著的死亡很簡單,守護的心跳會很遠,也許是一個人的思維格局,也許是兩個人的心靈空間,我們是人,我們還是有心的人,不缺少心跳,不缺少看人,等人,問人,追人,盲目的人不會認清自己,缺少閱讀的人不知道家的貴重,沒有學習父愛,母愛的心,也許會不知如何珍惜別人的微笑。

 

智慧的美是奉獻,是心與心的溝通,是話和話的溫暖,在一個點,還是在靈魂的身邊,高貴是奉獻的生命,靈魂是奉獻的保護,哪怕是一句一萬人阻擋的真理,依然有那麼一個人會堅持,真理也許來的很簡單,走的很複雜,可是我們的內心承受的是真理,還是難以認清自己,也許說不出,也許找不到的真理,在身邊,也在幫助別人的瞬間,我們的不注意,也許犯錯的時間,就是我們的一瞬讓別人傷心一輩子的事.

 

窮人的保護傘,也許就是在說錯話的時候,穿破衣服的時候,別人不多說,只是觀看,看別人的時候微笑,想自己的時候待在一個角落,可是智慧的人不會因為窮而斷定自己的一輩子,有些人會因為自己窮,贈送智慧,有些人會因為自己的不努力而幫助自己和身邊的人,你所謂的窮,也許只是為了得到心中的想,別人所謂的窮,也許是為了人生的精彩,比如得到高貴的靈魂,奉獻智慧的財富,比如獲得豐富的閱歷,演講或者去繪畫心中的微笑.

 

有些人說話的時候,有些人想著如何離開,有些人哭泣的人,有人在抱怨自己沒有趕上好的市場,有些人在拒絕的時候,有人已經找到了希望,有些人無法理解的時候,也許有些人已經開始繼續講話,我們不能替代別人的閱讀,我們不能更換自己的命運,也許只能拿出人生的心跳,累積自己的認識,累積自己的改變,有時候用說話幫人,有時候用衣服幫人,當我們對世界無法奉獻的時候,還可以用等待去奉獻智慧,我們也許會老,可以趁著年輕應該去為別人付出,我們也許有著無知的年少,但是我們不能去選擇高貴的時間,卻可以認清當前的自己,認清自己的本能,讓自己輸的徹底會不後悔,讓自己贏的成功會謙虛.

 

人不可能做到生來就具備智慧,後天的發展是需要時間,人生的教育需要起落,一步時間,還是一步計算,在不同的分析中,有人在一個點上奮鬥,還有人在自己的角落哭泣,我們不能拒絕別人的等,可以放棄自己的保護,有人還是那麼有一點善良,我們可以向著太陽走去,有人還是有那麼一點嘴欠,我們還是可以向著睡意呐喊,人需要理解,可是當我們去迎接的時候,就會丟失自己欣賞的時間,自己需要思維空間,更需要駕馭每一步的應對.

 

總有那麼一句話,讓你選擇放棄,總有那麼一個人,讓你奮鬥,找鑰匙,還是探索生命,那是你的事,有人無關你的心,有人因為你的緣,很多人不能為你蓋房子,卻可以為你貢獻智慧,很多人不能給你溫暖,可以讓你認識寒冷,你那所謂的花開,還是別人的霜雪諷刺,都可以為自己樹立一扇能攻能守的思維,你那所謂的等和問,還是你那所謂的金錢和物質,有人不需要,也有人無法說出,你還是那個保持心跳的人在等,有人已經用本能去抓住自己能做的去付出.

 

我們的輸也許是為了別人的微笑,可是我們的成功只能自己體會,畢竟很多時間的累積,很多話語的悲傷,接受的諷刺還是淋漓的傷心,當一個地點落幕,當一個心情聚集,我們才發現,付出的少,卻永遠得到的更少,奮鬥的時間少,就學會了延長自己的黑夜,努力的閱讀少,才學會了猜測,不知不覺,感覺人生本來非常的有趣,有時候的微笑卻不知下一秒的淚水,有時候的傷心也許會轉變為成功的思維空間,我們不能決定,卻可以選擇一條自己能走的路.

 

不是一雙手的事,還有人用全部生命去累積,因為需要認識,更需要深度閱讀,我們在不同的視線,有人在不同的猜測,其實我們很簡單,只是不去和別人的曾經一起吃苦,才無法和別人的現在一起富貴,由於我們缺少苦的經驗,缺少悲傷的角度認識,在一個點上,無法認清自己的錯路,所以選擇挖土,而別人卻在這個時間,在山洞裏勘察,別人的和自己的思維角度不同,所以我們的種植,未必能收穫別人的知識.

 

我很討厭這個冬天,還有人討厭我的心跳,一個人的生存是給很多人上課,一群人的智慧是為了一個人呈現,在一個格局,還是在一個空間,我們找的是閱讀品質,我們迴圈的是思維之變,有人用錯誤維持生存,必然有人用希望維持生命,不同的話有不同的蘊意,不同的花朵有不一樣的味道,人還是人,書還是書,有人種樹,有人乘涼,依然有人缺少砍伐的能力,我們缺少判斷,就是不能正確的查找昨天,我們丟失分析,無法認清還有一個自己的明天.

 

世界很現實,自己也非常的認真,在不同的檔次,接觸不同的人,有人因為智慧而結緣,有人因為情誼而相信,有人因為愛情而保護,在外圍算,有人在別人的眼中很窮,有人在別人的世界沒有智慧,也有人在家人的身邊沒有溫暖,所謂的人生,還是那麼一個人,走自己的一條線,有人說好的時候,微微一笑,有人損傷的時候,低頭不語,也許沉默對我們來說十分的痛苦,也許多話多我們來說十分的累,我們不能選擇我們去得到什麼,我們可以選擇去奉獻什麼,有人生下來註定要奉獻高貴的靈魂,有人長大後註定會索取的,也許,就是因為時間,我們的彼岸,變了,我們的成年後,散了,有錢的微笑,少了年少,哭泣的不知,多了保護.

 

太陽不會因為你的窮而躲避,人生不會因為你的苦而沒有月光,自己不能因為心跳而放棄,出發不能因為別人的話而退步,奮鬥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改變不是閱讀一本書,是用自己去閱讀每一本書,讓自己這本書更好的,快速的成長起來,看到心中的詞語,想到人生的奧秘,當自己在一個格局,可以用思維空間控制學習,當自己在別人的世界,可以用分析去理解別人的無奈,自己可以不說,別人可以不學,未必明天輸的不是自己.

 

別人的事讓你說的再多,只能過個嘴癮,自己的話說的再少,只能等待機會,別人的舌頭不是等你的心,自己的心不是等別人的衣服,你可以做到改變,別人也可以接受無奈,都在一個世界,別人的傻只是為了顯示你的優點,你的錢財未必呈現你的智慧,一個人的財富不是獲得多少,而是用多少靈魂去奉獻高貴,一句話可以淺紫百韻,一個人可以富貴豪門,瞬間的窮很快,走一條人生很苦,而且能用心堅持的路,還是為別人洗禮命運的路,這樣的命運非常有哲理.

 

讀了一本書,看了一個人,想了一件事,才明白一個人看的團隊才會認識智慧,解釋團隊才認清力量,我們不能背誦一本書,也不會白晝不分的看一個人,更不會想著一件悲傷的事去微笑,我們不能擁有團隊的力量,我們可以學習個人的智慧,我們不能認清自己的心,可以閱讀自己的每一分鐘,我們做到的很少,幾乎萬分之一不足,我們看到的更少,只是冰山一角,我們接受的也許很多,自己那顆心的世界.

 

有一個人,智慧投資,他得到的是萬人敬仰,有一個人,金錢投資,他看不到很多人對自己微笑,有一個人,滴血付出,不求高貴,不求有緣,躲在一個角落哭,躲在一個角落笑,別人從他的身邊學,別人在他的身邊問,這個人得到的是為別人的心靈送達溫暖,有一個人,在一個地點等,對面一個人在追,可是追來問去,有了一個轉角,一個人為別人改變了黑白電影,一個人為很多人創造了白天的閱讀,晚上的流淚.

漫時光,初秋閑筆

初秋,攜著涼意的風,向我,徐徐走來。

 

最喜歡的時光莫過於屬於自己的小午後,約著陽光,攜著秋風,捧著本書,依靠著那小門前,靜靜的翻閱著。倒上一杯白開水,晾涼時光,寂靜書香。喜歡白開水,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是從小,還是十年前?想著想著,始終想不出個所以來。想不起了,那就留著吧,歲月還靜,至少喜歡的至今還是喜歡的甩頭髮原因,並未被歲月所清洗掉。愈來愈發覺,原來,這樣看秋,亦是美的,不傷不悲,不痛不癢。

 

總有人無意間掠了心簾,往往,忍不住所感歎,所憐惜。猶如花開時,繁華妖嬈,春去難逃凋謝的宿命,一地荒涼。我喜歡花在春天開的那麼無怨無悔那麼妖嬈,也惋惜著那般凋謝荒涼的場面。這些,讓我想起了一個女子,那般堅決,那般果斷。無論是風月雪月,還是柴米油鹽,她的愛如花開花落,那麼繁華,那麼荒涼。她愛的如此傾心,亦恨的如此驚心,仿佛世上,那些女子都不及她這般對待紅塵瀟灑。所有的緣份與宿命,來了,就好好愛著,哪怕傾著整個溫柔鄉,這樣的女子,著實讓人歡喜,讓人憐惜。在這熙熙攘攘的紅塵間,她不辜負自己,活出最美的模樣。這種女子,對待風月雪月,用風流戲弄四字實在是種玷污,我想,這樣的女子,是最專情,深情無悔的那種。正因深情,才愛的這般傾心,若是情傷深處,才會這般決絕的離去。來去匆匆,離去不帶一絲情感,入骨相思不知痛,緣盡離去不道情。世間所有的遇見,不問因果,莫問是緣還是劫,離去,也是一種解脫,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散淡的日子裏,尋覓遺失的蹤影。

 

也許,生來就這樣的善感,無關環境,亦無關人物。一個人時,總是喜歡想點東西,來裝飾著內心的空寂。不是不願說空寂,只是無人知曉,不是不願說孤獨,只是無人問律。寒月星空,茶水涼卻。人生的緣分,就像是盞茶,瞬間由暖轉涼,由濃到淡,亦可以一飲而盡,再來回味,只有縈繞在嘴裏的淡淡餘香。學會著等待,學會著看淡,在漫長的歲月中,修心養性,我心安然,無意間瞥到那封陳舊的書信,順手拿了起來,抖了抖那覆蓋的塵土,取出,看著書信。時間不同,看信的心態亦不如初,淡淡的筆墨,字行間,皆為叮囑著此生要彼此安好,無論是天涯還是咫尺,都要努力的幸福。如今想起那個寫信的人,我想,是幸福的,有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畫面。我知道,人的幸福路皆為不同,有的很長,有的很短,那個寫信之人是屬於後者。始終對那一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著說不清道不楚的情愫。也許,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所註定。而我還在奔跑著幸福的路上,末抓住幸福之線時,那就好好的做著喜歡的事,以最美的歲月擁抱著幸福。

 

什麼時候走到了這個模樣,喜歡淡,喜歡靜。就如月姐姐說著,【我信你。每每看到妹妹的動態,我只是靜靜地看著,我說過,看到你,好像從前的我,這條路,必得親自一步步走來,所以,我不說,終有一天你也會看淡一切,做好自己】。是的,當哪一天,我走到了姐姐的這般境界時劉芷欣醫生,真的算是,與時光兩不相欠,歸於平淡。淡了網路,淡了紅塵,紅塵歸人,我終不算,頂多算是一個過客,來去皆隨緣。

 

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雨,那雨,落在屋簷下,落到樹葉上,那落音,醉的入骨,醉的入心。不知在哪看過這一句話,"喜歡就是喜歡,無需理由",多簡潔的話語啊,沒有任何的阻礙。下雨,適合在漫時光打個盹,做一簾清夢,收拾著桌面謝偉業醫生,就伏著桌面,打了個盹,夢裏,關掉塵門,從此,任誰敲扣,再無開啟。